搜索

2014年2月27日星期四

当野蛮被遗忘的时候

人类在一个状态待久了,往往会忘记自己是怎么进入这个状态的。例如,野蛮会被文明所遗忘。让我们从一个小例子开始:

排队。

人一开始是不排队的。人们靠抢来取得排序秩序。在这个你争我夺的过程中,人们逐渐意识到这个方法排序成本过高,他们希望换一种方式,更好的方式:排队。

但是空想是无用的,思想必须转化为行动。排队的悖论在于:假如文明人排队,而野蛮人不排队,那么实际上就是野蛮人优先——只有所有人都排队的时候,排队降低排序成本的优势才能体现。

一个不排队的野蛮人,足以摧毁整个排队制度。

最初,必然是某一个强壮的人,他拥有足以威慑其他人的蛮力,但是他拒绝把这种蛮力用于抢占一个最佳位置,相反,他把这种蛮力用于阻止其他人干这种事情。

其他人,一开始是被迫,后来是自觉,当他们认识到这种新的方式对所有人都有利的时候——他们成为了文明人。

最初的一个人,变成了少数的一群人,一个人的暴力,变成了一群人的暴力:他们用暴力维护着文明:殴打不排队的人。

文明是这样建立起来的:最野蛮的一群人,用最野蛮的方式,强迫其他人遵守更好的规则。

当少数人变成多数人;当暴力变成了制度;当习惯变成了法律……人们开始遗忘野蛮。

当言语足以阻止插队者时,他们拒绝使用暴力;当眼神足以阻止插队者时,他们拒绝使用言语……当真正的野蛮人再次出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当言语与眼神,当文明人被允许使用的各种抗议方式都失效的时候,他们已经忘记了暴力,他们选择了默默的退开——他们选择了野蛮人优先的制度。

他们认为默默退开很高尚,很文明,为了这么小的利益,犯不着……而当少数人,像自己高贵的祖先曾经做过的那样,站出来痛欧插队者时——“文明人低声互相说着:这人怎么这么野蛮?”;警察,被制度化的暴力,本应用于维护排队秩序的工具,却开始拘捕“打人者”……

于是野蛮人优先的制度被确立了起来。

不会力争屑小利益的人,也绝不会力争更大的利益,他们只是简单的不会力争而已。

逆文明化的进程开始了。

南宋是这样被蒙古攻陷的;希腊是这样被罗马攻陷的;罗马又是这样被哥特人攻陷的:当人们忘记了文明需要野蛮来守护,文明就会被野蛮攻陷。

莫把文弱当文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