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

复古与创新

历史这种东西非常奇怪,很多时候,你想要往前走,必然得先往后退……

在人类文明的早期,大家都对一些根本性问题很感兴趣,比如:人性到底是善的,还是恶的;世界是由原子组成的,还是由N种元素(例如金木水火土)组成的;君主制和共和制何者更为优越……

这时候,各个文化都出现了一批先贤,对这些问题有着各种各样的解答。

这个时代基本上是【世界给人类提出了问题】 -> 【人类寻找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

但是这些【解决方案】一旦制度化,其本身就会成为新的问题,比如:

因为民众需要【防卫】,所以人类组建军队, 但是一旦军队组建起来,往往它自己就会成为欺压民众的工具,而偏离了【防卫民众】的初衷。

随着文明的进步,各种【解决方案】纷纷制度化,最终,到了中世纪,人类社会面临的大多数麻烦已经不再是【自然世界给人类提出】的,而是【人类文明自身异化而自我制造的】的了。

欧洲是基督教教权,中国是君主皇权。

因此,拨乱反正需要人们在文化上“回到”文明早期,让【文明的产物】服务于它【被产生的目的】,军队不应该镇压人民,因为人民创造军队本来是为了保卫自己的……

欧洲人说“回到罗马去”
中国人的历代改革基本上都是“托古改制”(皇上,您如今做得不对,因为上三代圣君尧舜禹是如何如何做的……),就连康有为想搞君主立宪,也要搞《孔子改制考》,说:这是孔圣人一贯的主张。

人类文明就是在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形式上“复古”,但是实际上旧瓶新酒的过程中进步的。

早期文明那些对宇宙终极问题的天问,永远也不会过时,因为千百年来,人类面临的始终也就还是那些问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