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11年4月6日星期三

“世界”与“世界”的冲突

参阅:《假作真时真亦假》

由于地理、文化、民族……阻隔,人类文明由各自孤立的族群开始发展,而人类面临共同的问题:对已知世界的解释,所以各个文明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关于人类起源,有的说女娲造人、有的说上帝造人、有的说……;关于生死世界,有的说天上、阴曹,有的说伊甸、地狱……


总之对于人类已知世界的一切问题,所有的文明都以各自的方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这些答案各式各样,但是逻辑告诉我们:真相只有一个(比如如果人类是女娲造的,那他就不可能是上帝造的;如果是猴子进化的,那么就不可能是某个神造的……)。


人类文明的所有终极问题都是不可证明的问题——你没法证明人生前何来,死后何去,诸如此类……所以,人类文明的大多数问题的答案都是假说,在各自文明体系内可以自圆其说,但是没法证明。


当人类文明孤立发展是,要推翻某个假说,就只能等待“异常”出现;而当人类文明遇到其它文明时:


不可证明的问题,可以证伪。


因为真相只有一个,而各个文明内部的假说都可以在其内部自圆其说(否则早就被自我淘汰了),所以各个文明内部的假说都无法自我证伪;但是当不同的文明相遇,那么那些可以在自己文明内部自圆其说的假说,不见得在其它文明引入了以后还可以自圆其说。


比如,中国人认为天圆地方,大地四周是大海,而大海无边无际。这个说法在中华文明内部无法证伪,数千年来也为出现“异常”,则中国人就始终认为大地之外是大海,大海无边;而当欧洲人造访之后,天圆地方说被证伪——因为海那边来人了。


文明的每一次证伪,都是文明本身的一次飞跃。


而每次人类异种文明之间的碰撞都提供了大量证伪的机会。


所以,闭关锁国会误国,它阻却文明的证伪机会;开放交流会进步,因为它促进文明之间的证伪。


证伪使人类进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