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11年4月5日星期二

假作真时真亦假

我们生活在一个“真实”世界(为何打引号后面解释),但是同时我们又会喜欢生活在一些“虚拟”世界,通常,按照“通常”标准,正常人可以分辨这二者。

例如,我们的所有艺术——小说、音乐、戏曲、电影……——基本上都尝试构建“虚拟”世界,受众认可这些“虚拟”世界的“真实性”,但是同时多数人又可以轻易从这些“虚拟”世界中跳出来,因为他们可以感受到其中的“虚拟性”或者“非真实性”。

现代技术可以提高拟真度,例如加入互交能力,例如电子游戏,但是基本上所有的拟真技术都可以被普通人识别——因为它们都在某种程度上“不真实”。

仔细分析“真实”或“不真实”感的来源,你会发现,真实感实质上基于以下几个假设:
  1. 你认为自己的存在是真实的
  2. 你认为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3. 你可以认知自己所在的世界,并获知这个世界的规律,这些规律是真实的
“真实”感源于现象与规律的一致性,即当感知到的各种现象与已知世界的规律相符时,人即觉得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不真实”感源于现象与规律的不一致,即当感知到某现象不符合已知世界的规律的时候,人即感觉这个世界是“不真实”的。

举例而言,你会认可武侠小说中的真实性,因为其中人性的部分与真实世界的规则是一致的,而同时,你又会认为武侠小说不真实,因为其中的武功招数与真实世界的规则不符。但是你又可以分辨某一本小说比另一本更“真实”,因为这本小说中的描述与现实世界的规则失真度不那么大……

总之,你会基于前文所述的三个假定,判断事物的真实性,符合已知世界(后面称之为先验世界)规则的,会被认为是“真实”的;不符合的,会被认为是“不真实”的;介于两者之间的,会被认为是“虚拟”的,但是各种“虚拟”世界的拟真度,又可以依据偏离先验世界规则的程度加以分辨。

传统技术缺乏互动性,比如,你会认为一本写实主义小说是“真实”的,因为作者的描述符合先验世界的规则系统;但是同时你又会认为“不真实”,因为任何真实系统都会有“因果响应机制”——你往任何世界加入某个元素,那么这个世界会响应这个元素,然后这个世界会因为这个元素的加入产生蝴蝶效应,引起系统性改变……——但是“虚拟”世界不会,小说不会响应读者加入的元素,你跟主角打招呼也不会被理睬——小说的世界按照作者的既定路线运转,没有动态响应能力——而这与先验世界规则不符,所以你感到“不真实”。

现代技术可以加入互动能力,比如,我们会认为魔兽世界是真实的,因为其中的人物、情节、行为符合先验世界规则;但是同时我们又会觉得“不真实”,因为我们可以轻易举出不符合先验世界规则的地方,例如到目前为止,你的人物不会“蹲下”(他可以坐下,但是就是没法蹲下),即便以后加上了,你还是会发现,它的动作是有限集,而在“真实”世界,人的动作是无限集。

当然,这里暴雪无意构建一个高度拟真的世界,作为一款游戏,作者更关心“有趣”,而非“真实”,但是我们显然可以理解:即便这个世界最优秀的设计师聚集到一起,以“真实性”为目标而打造一个虚拟环境——比如,军方的模拟训练系统——普通人依旧可以找到其中的“异常”情况(不符合“真实”世界规则之处)。

证伪一个“虚拟”世界是如此容易——你只需要找出一个“异常”即可;而营造“虚拟”世界却很难——你必须模拟全部日常规则,而技术总是有局限性,日常规则却是个无限集。

但是这里有个取巧的办法:你不必模拟全部日常规则,而只取其中的常见规则即可,这样有很大概率,一般人不会发现“异常”(所谓“一般人”就是行为符合常见规则的人,他们不做出异常举动,那么自然不会触发“非常见”规则);而更进一步的话,你可以限制人们的行为模式,即让他们只在“已模拟规则”范围内行为,则他们也不会见到“异常”。

所有的现代电子游戏都采取这样的办法缩减需要模拟的日常规则数量,同时又保持“拟真度”——但是人们依旧会轻易发现这是“游戏”,因为“真实”世界中,你的行为不会受限(至少,在“真实”世界,你可以做出的姿势是无限集)。

消除这种“失真”感的办法有两个:
  1. 提高“已模拟日常规则的数量”——但是这个经常受到技术水平的限制,而且,可以预见,无论技术如何发达,这个总是有限的;
  2. 让人们自己相信,“在所有的世界中,你的行为总是受限制的,没有不受限制的自由”——这个办法其实是让受众自我欺骗——无论撒谎者如何拙劣,受众情愿受骗的话,他们总是会受骗的。
目前已知最“真实”的“虚拟”世界是:梦。它实际上是上文2中的极端情况:因为你只需要“模拟出足够多的日常规则”(多到受众触发“未模拟规则”的概率足够低),那么受众就会认为这是“真实的”。而梦的情况是:制造模拟环境的机器是受众自己的大脑,该大脑当然有足够的处理能力,产生足以响应受众自己所有行为的“日常规则”的环境。但是梦依然给人“非真实”感,因为梦由潜意识左右,而潜意识在制造大量符合日常规则的环境的同时,也会产生大量不符合日常规则的环境。

但是,不符合先验世界规则的世界真的就“不真实”吗?

前文所述的关于真实感的三个假设:
  1. 你认为自己的存在是真实的
  2. 你认为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3. 你可以认知自己所在的世界,并获知这个世界的规律,这些规律是真实的
真的成立吗?

问题一:“我真实吗?”这是一个宗教问题,这里我姑且不去讨论它。

问题二:“我的已知世界真实吗?”——

古代人认为“天圆地方”,因为日月星辰,东升西落,这符合日常经验。如果有人告诉他们:“你们是生活在球上的”,他们肯定认为“不真实”,因为不符合先验世界的规则。如果他们可以玩电脑游戏,游戏里人在地球上生活,他们肯定也认为这个游戏“不真实”,因为:
  1. 古人认为自己是真实的
  2. 古人认为“天圆地方”的世界是真实的
  3. 古人认为不符合“天圆地方”的世界是“不真实”的!
你能说,古人愚蠢吗?

那么古人是如何变成现代人的呢?

某一天,一个叫哥白尼的家伙夜观星相:发现星辰的轨迹与“天圆地方”的日常经验不一致,那么这个时候,“正常人”应该如何做呢?

按照前面的逻辑(当某个世界出现“异常”时,这个世界就会被认为是“不真实的”),他应该认为自己所在的世界“不真实”!

但是这个结论显然直接推翻了,人性固有的三大假设:我不真实;我所在的世界不真实;我所在的世界的规律也不真实。这太疯狂了,正常人不会做疯狂的事,所以他们倾向于认为“自己是真实的、自己的世界也是真实的、自己世界的规则显然也是真实的,不真实的是这个‘异常’,它要么是不真实的,要么是不存在的!”。(而其实,“正常人”的这种左右为难的困境,并做出的选择也是非正常的,他们因为结果很疯狂,而没有按照常规选择“正常”的,否认自己存在的世界这个“正常的”结论——你们觉得这些正常人“正常”吗?)

而我们的哥白尼显然不是正常人——他居然因为一个“异常”,而否认了两大假设:“天圆地方”的先验世界不真实;“天圆地方”的世界规律不真实!——虽然他还是认为“我”是真实的。

不是正常人的人,在正常人看来就是不正常人(异端),而这个不正常人直接要干掉他们生活得这个世界——如果哥白尼活着,那么他们的世界就是“虚拟”的——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个结论,他们愿意消灭这个“异常”——如果“异常”不存在,那么世界就是“真实”的!

这就是哥白尼、布鲁诺被迫害的原因了。

再仔细看这个事件:
  1. 古人依据日常经验总结出“天圆地方”说
  2. 该学说在很长时间内解释了当时人们的已知世界
  3. 哥白尼的探索扩展了已知世界,对于旧世界而言,出现了“异常”
  4. 正常人的反应是:“不符合先验世界的规则,则为‘该世界’为虚假,而又因为这里‘该世界’是‘我本身存在的世界’,所以他们又不愿意得出这样的结论,从而宁可自我欺骗,认为这个‘异常’不存在”;而哥白尼的反应是:“不符合先验世界规则,或者先验世界规则错了,或者干脆先验世界就是虚假”
随着更多现象的确知,我们现在知道了“天圆地方”的世界是虚假的,甚至哥白尼的“地心说”也是虚假的,但是我们目前的已知先验世界又是“真实的”吗?

这里,我们会发现庄周梦蝶式的矛盾。其实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目前的世界,也不过是基于“已知现象”而推测的而已。当新“异常”出现时,我们对“已知世界”的重构就会又来一次,而每一次,我们只是趋近于真相而已。
  1. “我”真实与否,待定
  2. 我所存在的世界真实与否,待定
  3. 我们从自己世界获取的规律真实与否,待定
  4. 而所有的“待定”从绝对意义上来说,都是虚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