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11年3月12日星期六

宗教、哲学、科学、有神耶、无神耶、法律、道德、苍蝇馆子和豪华餐厅……?

大把的白痴认为宗教是愚昧的东西,他们认为科学就不愚昧。


一个简单问题:关于宇宙起源,现行通说认为,目前可知宇宙起源于一场大爆炸。这个学说目前只有间接证据,没有直接证据,且不能解释所有可观测现象,但是依然被主流人群所相信——这是科学,还是宗教?其它关于宇宙起源的说法,也各有其支持者,包括传统宗教解释:例如神创造的——这是科学还是宗教?


人自从开始思考,就面临问题,智者面临的任务是回答问题。回答问题的方式基本上按照这个逻辑走下去:

  1. 假说。不能提供证明,只是一个说法,这个说法没有内在矛盾(在它自己的体系内可以自圆其说),但是没有外部证据,可以证明或证伪。
  2. 学说。一样没有内在矛盾,但是有一些外部证据,但是不充分,不严密(非数学方法证明)。
  3. 可以以数学方法证明的学说
  4. ……
假说,我们管它叫宗教,学说我们管它叫哲学,“可以以数学方法证明”的学说被称之为科学。

现在有人说,一切非科学的都是愚昧的,那么基本上你可以把它等同于“一切非成年人的想法”都是愚昧的想法。

基本上,这些概念的区别只在于“可以提供什么程度”的证据的层面!

问题:没有证据证明的想法就必然错误吗?证据不足的想法就必然错误码?数学方法是唯一正确的方法吗?

一个杀手是可以做到杀人不留证据的;一个杀手是可以做到即使留证据,但是在法律上证据不足的;不用数学方法,也可以有其他方法证明一个杀手杀人的。

而且:不能被证明的思维就是错误的思维吗?

那你随便找个数学公理证明给我看看?——别忘了,不能证明的定理在数学上被称之为“公理”,而整个数学恰恰是建立在“公理”之上的!你们他妈的所认可的“科学之母”恰恰是建立在不可证明的猜想,也就是“假说之上的”!别忘了,我前边告诉过你,假说,被称之为“宗教”!

从历史上,实际也是这样,人类一切的思维都起源于宗教,其中一部分分离出来成为哲学,然后哲学中的一部分分离出来被称之为科学……将来也会有新的东西从科 学中分离出来。这种 思维 -> 宗教 -> 哲学 -> 科学 -> …… 的链接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线条。

但是请注意,人类的一部分思维被称之为“宗教”,不等于说“宗教”就不再是思维了!“哲学”从宗教中被分离出来,也不等于说“哲学”就不再是宗教了!“科学”从哲学中被分离出来,也不等于说“科学”就不是哲学了!而归根到底,所有这一切,都必然同时也是人类的“思维”!

用一个小概念去反对一个本身包含这个概念的大概念,这是神经病的逻辑!

也会有人说,那所有宗教都宣称有神,那么请你证明给我看,神的存在?我会回答:那你证明一下神的不存在?——神的存在与否是不可证明的问题,不可证明的问 题就必然错误?那数学公理就是“不可证明的问题”!按照数学逻辑,神的存在就是公理——事实上,地球上绝大多数人也还的确就把神的存在当公理,否则你怎么 解释地球上的信教者比不信教者多得多?

如果单纯引用艾泽拉斯的逻辑和概念,你没法证明暴雪的存在,所以暴雪不存在。

科学上会引入很多不存在的概念,只是为了让论证和逻辑更加方便,比如物理上那个真空的概念,真空不存在;比如匀速直线运动这个概念,绝对无摩擦力的匀速直线运动哪怕在宇宙空间你都找不到!;比如数学上无理数的概念,你能在现实世界给我找个无理数的例子我看看吗?;比如……

那为什么宗教不能引入神的概念?

有人说,我们要依法治国,单纯靠道德是不行的,反对以德治国

我说,单纯靠道德是可行的,单纯靠法律才是不行的!因为:

什么是道德,什么是法律?

我们认为杀人是不对的——这是一个道德准则,所以我们制定了法律——杀人有罪。

法律本身就是道德,人类是先有了道德,然后我们把道德中我们认为最重要的那部分(完全不容侵犯的那部分),单独拿出来用法律的方法,加以特别保护。那怎么可能这些道德的“最重要”部分反而不是道德了呢?难道就因为它们从此有了个“法律”别名?

支持依法治国,反对以德治国,简直就是精神分裂!

法学院经常用一个问题来剥离学生的道德感:说“为实际上有罪的人进行辩护,这是正义的吗?” 最后以法律的专业精神为标准答案:因为任何人都有权利得到辩护,让实际犯罪,但是证据不足的罪犯脱罪,实际上保护了公众免受因证据不足而入罪的可能。也就 是说,法律专业操作中,没有道德因素,只是纯粹的法律技术操作(证据充分与否的操作)。

是这样的吗?

林肯是个律师,我们可以找到他为奴隶主做代理人,为奴隶制度的正当性而辩护的案例吗?林肯没有职业操守吗?还是奴隶主不愿意故意找这么个案子来羞辱林肯?

“不要助纣为虐”这是一个基本的道德准则,如果道德的核心部分,那些被法律所保护的部分,反而要抛弃这个基本道德准则,那么这还是法律吗?

事实上,上面那个问题是个伪问题: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你怎么就知道你的代理人就是“实际上有罪的人”呢?基于无罪推定原则,任何人都是无罪的,为无罪的人辩护,当然不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道德上都是毫无问题的正义之举——那个问题怎么就能预设“为实际有罪的人”辩护呢?

如果一个法律人,没有道德感,那么他就不是一个法律人。

正常社会,任何一个豪华餐厅,都曾经是一个苍蝇馆子;而每一个苍蝇馆子,都可能发展成为一个豪华餐厅。如果可以因为现在苍蝇馆子的水准达不到豪华餐厅的标准,而“取缔不卫生餐馆”,那么实际上就截断了社会正常发展的渠道。

思维 -> 宗教 -> 哲学 -> 科学 -> ……是这样
道德 -> 法律 -> ……是这样
小餐馆 -> 大餐厅 -> ……是这样

整个人类文明都是这样。

在我看来,科学也可能很愚昧,比如花钱研发大把食品化工添加剂,然后再花钱购买不加这些添加剂的食品——这是科学,这不愚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