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11年3月12日星期六

扯蛋的折中主义

上次谈及餐饮标准的问题,通常中国人很习惯说:既要有一个合理的标准,但是又不能太机械,要有一定的灵活性……其实这种东西是他妈的扯蛋!

这里面扯到几个蛋:

  1. 一个严格“合理”的标准是无法制定出来的,至少人制定不出来
  2. 如果说严格遵守标准会有某种害处,而必须要适当的“灵活性”来加以调和,那么本身就说明了第一点——即这个标准本身就是有一些“不合理”的,否则严格遵守又怎会有坏处?
  3. 所谓“灵活性”就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不遵守标准,那么这句话可以翻译成“1.要遵守标准 2. 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不遵守标准 3. 哪些情况请自行判断”——这他妈的就是扯蛋!
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对于既定规则,就有且只有两种态度:1. 遵守 2. 不遵守;

至于中国人所理解的所谓“在某些情况下,可以不遵守”(灵活性,不能太机械……)这个属于“不遵守”——一条规则,如果不能被普遍遵守,那么这条规则就形 同虚设。一个杀人犯,只不过是在“某些情况下,不遵守了不能杀人这条规则”,他也不是总是不遵守这条规则(不是见人就杀),但是我们依然会说他不遵守法 律,而不是“他对法律的掌握有灵活性”……

而折中主义这种捣浆糊理论就是总是把本身矛盾的东西放到一起:你既要遵守规则,又要有一定灵活性(必要时不遵守规则)。这种东西,不人格分裂是没法做到的。

正常人的做法应该是:
  1. 遵守规则
  2. 如果规则很扯蛋(也就是说,某个时刻,你觉得如果遵守规则,你预见到结果会很扯蛋),那么就该给这个规则添加一个例外——在某条件下,应该如 何……(这里“某条件”应该是明确的);而你的这种预见又可能是错的,而你又不能因为这种错误的可能性而放弃自己的理性(你总是有自己的判断)——这也就 是为什么人类无法制定出完美的规则
  3. 而这个例外成为新的一条规则
而不是放任扯蛋的规则继续在那里,然后以“不遵守”规则的方式,消弭糟糕的规则的破坏性——这是以一个错误纠正另一个错误。

因为人对规则的修订本身,也可能是错误的(因为人理性的限制,不可能制定出完美的规则),所以应该允许不同的人自由组成不同的团体,各自奉行不同的规则体 系,每个个体,可以选择加入某个团体、遵守其规则,或者改变团体,或者干脆自己单独制定规则,招募愿意遵守此规则的人,或者就一个人孤独的坚持自己的规则 体系(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外部社会,对这些不同的团体,及其不同的规则体系,有各自独立的选择判断,这种多元体系,才是目前可以找到的最好 的,消弭人类理性缺陷的方式——既然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如同神一般制定出绝对完美的规则,那么就让众多的人,去各自坚守各自独立的,有缺陷的规则好了, 历史、社会、商品经济……本身会做出选择。

统一的规则体系,只能是让所有人统一遵守错误的规则体系——既然肯定所有的规则体系都是错误的。

如果剥夺人们从各种错误的规则体系中,选择自认为“不那么错误”的一种的权利的话,那么那种被强加给每个人的“规则体系”(注定是错误的,因为所有规则都是错误的)的缺点将会被放大。

如果允许人们各自选择自己喜欢的“错误规则体系”,那么各种犯了错误的人,和各种错误的效果的总和,会各自抵消。

多元文化不是因为这么多文化都正确,而是因为存在各种错误的文化,而这些错误的文化所能影响的人群又都有限,所以每种错误的危害都不那么大;

而单一文化的问题不是因为这个文化错得有多离谱(不过可以肯定绝对是错的,因为从神的角度看,没有什么“正确”的文化——所谓“进步”无非是不断证明过去 因为正确的,其实是错误的,比如哥白尼说太阳是宇宙的中心那种说法,你可以说当时来说是“正确”的,但是从神的角度:嘿嘿,小样儿,你以为自己真的了解真 理吗?),而是因为只有这个文化,而所有人都受其影响,那么错误会产生合力。

回到菜谱这个问题,单一的标准化规则使得所有餐馆的味道都一样,无论从绝对质量的角度,现在这个“统一”的质量是进步还是退步,或者你可以提出现在这个标 准那里不好,我们把它改成更好的……但是无法回避的问题是:人类不喜欢每家餐馆的味道都一样!这不是因为这个菜谱标准制定的好与不好,或者可以更好……能 解决的。

而允许各家餐馆各行其是,各个评级机构按照各自的标准各自评级,会导致一大堆质量低劣的餐馆出现,但是我们喜欢口味不一的餐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