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10年6月10日星期四

人的本性是善或恶,是个伪问题

常见有人讨论“人之初性本善”还是“人之初性本恶”,并由此引发出究竟应该以法治国,还是以德治国的争论。

中国教育系统的标准答案通常是这样的:
当他们主张加强道德建设的时候,他们就说中国传统文化主张“人之初性本善”,重视德育……

当他们主张法治的时候,他们就说西方哲学主张人性本恶,所以要以制度约束人的行为……
给学生的印象是“一会儿说人性是善的”,“一会儿说人性是恶的”,或者说无论如何,人性总是要么是善的,要么是恶的。

而社会现实呢,随着中国社会道德日益沦丧,年轻一代几乎清一色的认为:人性本恶,若你跟他们讲人性本善,他们多半会讥笑你的迂腐和虚伪。

而我认为这实际上是个伪问题:

人性是复杂的,既有善的一面,又有恶的一面,大多数人都是善恶参半的(当然,有些人善多些,有些人恶多些,并不是说都是绝对的善恶各二分之一),而少数人是纯善或者纯恶的(或者说是近乎纯善或纯恶),前者例如基督、佛祖……后者例如希特勒……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其人性善恶参半,易受环境影响,在鼓励行善的环境下,他们就会行善,反之,则会作恶;而少数纯善或纯恶者,则不易受环境影响,内心足够强大的人可以无视环境影响的存在,纯纯然依据其内心而行为。

有人会说,现代法治社会就是建立在人性本恶的基础上的,因为人性本恶,所以需要各种法治规则,如果人性本善,就不需要法律了此说看似合理,实则不然:

从立法者的角度,当然需要假设所有人都是恶的,从而制定出相对完善的规则。这就好比锁匠造锁的时候当然假定所有经过这道门的人都是贼,而且都是高明的贼,从而才能造出好锁一样,若他假设所有经过这道门的人都不是贼,那么压根就不需要造这把锁嘛。但是,若我们依据这个假设就真的认为所有人都是贼,那岂不是谬之千里?

而实际上,无论门口是否有锁,君子(纯善者)必然不会偷东西,恶人(纯恶者)必然偷东西,而大多数人,则若有锁则不偷,若无锁则很可能顺手牵羊(这里大多数人的行为模式受整体社会环境的影响,社会道德水准越高,则越倾向于君子模式;反之则倾向于恶人模式)。

社会规则就好比这把锁,无论社会环境如何,纯善者和纯恶者都必然行善为恶,所不同者:良好的规则体系下,大多数人的善性得到鼓励,恶性得到抑制;反之,则恶性得到鼓励,善性得到抑制。于是,我们就看到不同的社会氛围了。

总之,善者恒善,恶者恒恶,所不同者,大多数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