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10年1月20日星期三

为什么言论审查制度是荒谬的

早就想为谷歌的新闻写点什么了,可是如鲁迅所言,思痛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在得知了谷歌的消息之后,几天里,我的脑子里除了愤怒还是愤怒,没法再思考些别的。我曾经以为自己既然已经预见到了这么一天,那么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我就会表现得很淡定,可惜我居然还是很愤怒。

对,就是愤怒!

这些天里,大家已经写了很多了,其中我最喜欢的莫过于:
更多的最新消息可以参见:Twitter -- #GoogleCN#GoogleBye

下面我想谈点儿别的,一些谷歌成立之前就已经确立了的东西,一些谷歌和其它信息产业所极力维护的东西,一些直接导致谷歌做出这样的决定的东西——言论自由(Freedom of Speech)。

为什么我们需要言论自由?难道说那些荒谬的、错误的、低俗的、邪恶的、色情的……不该被清除吗?难道说一个没有这些东西的世界不应该是更美好的吗?

我要说,是的,一个没有错误思想只有正确思想,一个没有低俗信息只有高雅信息的世界,的确会比现在这个世界更美好。所以言论管制——只允许美好的言论存在,不允许丑恶的言论存在,当然是合理的,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做到这一点:

如何判断何种信息是“正确、美好、高雅……”的?如何判断何种信息是“错误、丑恶、低俗……”的?
  • 可以以“圣人之言”,凡是和“圣人之言”相抵触者,则为有害信息;
  • 可以以“多数人的投票”;
  • 可以以“专家委员会”的判断;
  • 可以以“当权者的律令”;
  • ……
可是历史告诉我们:

奉行“圣人之言”的:无论是四书五经,马克思(Marx)主义经典,《圣经》(Bible)、亚里斯多德(Aristotle)……古今中外无一例外,都被证明有重大缺陷,在“唯圣人之言”的政策下,无一例外制造着:焚书坑儒、独尊儒术、处决宗教异端、禁止哥白尼(Copernicus)、达尔文(Darwin)学说……之类的惨剧。

奉行多数人投票的:很多时候真理就是掌握在少数人,甚至一个人手上。爱因斯坦(Einstein)相对论(the Theory of Relativity)发表的时候,据说只有3个人看得懂。

奉行专家委员会的:罗马教廷曾经的主教制度,欧洲中世纪的整个历史……

奉行“当权者律令”的:毛泽东主席曾经说过人多力量大,马寅初要说人口多了要出问题,结果……

总之,整个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我们找不出一个有效的标准,来判断什么信息是有害的,什么信息是无害的。我们今天判断有害的信息,明天有可能被历史证明恰恰是有益的;我们今天判断有益的信息,明天可能被证明是有害的。

因此,理性的人类所能采取的目前看起来最恰当的做法是:言论自由。不对信息做任何形式的审查,保留信息自由流动,让每个个体的人,来对这些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断,让信息在流动中去伪存真,让信息在历史中被证明证伪。

而言论审查制度,它解决不了“以何为标准”进行审查的问题,它也解决不了“审查人手永远不足”的问题。理论上是荒谬的,实际上是无法操作的,在历史上注定要成为笑柄的。

1 条评论:

  1. 見你那句「历史上注定要成为笑柄」,想起當年的焚書坑儒。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