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09年11月26日星期四

有些人是不需要隐私权的……

刚刚看到 @fannylawrenC 在抱怨美国没有隐私权,因为所有的个人信息,包括地址、电话、年龄、学校……都被法律列为公共信息而予以公示。于是,我有个小小疑问:那么,为什么美国人的生活没有被骚扰者摧毁呢?

自问自答一下看看,谁知道对不对呢:

在信息透明的社会,才需要隐私权。

若每个人都把自己的信息守口如瓶,其实整个社会就无所谓隐私权,更不需要保护隐私权,因为压根公共社会就不会获得任何私人信息,又何来保护一说呢?

但是,很显然,一个私人信息完全保密的社会,其交易成本和社交成本都是巨大的,其结果是每个人被孤零零的扔在巨大、强悍无比的国家机器面前,对其俯首称臣。

而反之,一个信息完全透明的社会,其交易成本和社交成本是趋近于零的,其结果是,人与人之间可以很容易的建立起联系,从而以社团的形式出现在国家机器面前,以团队的力量对抗国家的力量。

而在后者这样的社会中,才会存在保护隐私权的必要——私人信息首先要在一定程度上暴露出来,然后才有要求其“合理使用”,并阻却“滥用”,这样的需求。

在没有隐私保护的社会中,民众只能以决不暴露私人信息这样的方式,来保护隐私,其结果是,隐私保护了,但是个人被孤立了,其社会关系被孤立于血缘和同学、同事这样的狭隘圈子中,从而丧失了结社的可能。

隐私权不仅仅是为了保护隐私本身而存在的,隐私权更是为了保护那些为了社交和其它目的而暴露了的隐私信息不被滥用而存在的。

若压根没有任何隐私在一定程度上被公开出来,那么无所谓隐私权的保护与否。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