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2009年8月23日星期日

一些严肃意义上的法理学讨论

法律是什么?这个简单的问题被许多教科书描述的玄而又玄,但是,如果我们抛开哲学家式的讨论,我们会认同一个简单的事实:

法律就是一系列规则。

设置这些规则的理由在于保护一些利益,如果你坚持用语学理化,那么这些利益被称之为法的价值。

法的价值并不是等价的,我们经常为了一些较大的利益牺牲一些较小的利益,这就是法的价值冲突。

法是平衡利益的艺术。

-----------------------------
我喜欢大白话,因为文字游戏除了文学意义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

解决法律冲突的方案是为各个价值设定优先级。但是优先级设置是动态的,而不是被设定为“A价值 > B价值”的集合,的形式,而是因时、因事、因人而动态调整。如果你不理解这一点,那么这有2个简单的例子:

平时大家肯定觉得为了公正,牺牲一点点效率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没理由在地震救灾、战争之类的(突发事件)行动中为了公正而牺牲效率,反而为了效率牺牲公正是被认可的。

而针对公众人物,他们的隐私价值和大众对新闻自由的要求肯定优先考虑新闻自由;而针对普通民众,隐私价值大于新闻价值——如果公众人物不满,没有人逼着你成为公众人物

不要认为因人而异就是人治,法治依然可以因人而异——民选立法者的因人而异和自任命的立法者的因人而异是不同的,而因人而异本身没有任何问题。

回到法律的第一价值这个问题。

如果你认为自由是法律的最大价值——在我的语境下,这被认为是具有最高的优先级,那么你如何解释我们经常为了别的价值牺牲自由这一事实?

美国在911之后,牺牲部分自由,换取秩序和安全;任何法治社会,为了公正,牺牲掉了公民不受检举起诉的自由……

如果你非要认为我们需要一个“第一”价值的话,我认为法律的第一价值是正义,因为正义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被法律所优先考虑的。

但是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如前所述,法律的价值优先级是动态调整的,因事、因人、因时而不同。

坚持要找出某个唯一的所谓“最重要的价值”是中国式的一元论,大一统的现代版——而事实上,正如钢琴上每个琴键同样重要一样,法的价值都拥有同样的权重,如果你非要让我找出一个最重要的“琴键”,我只能说——“下一个音符最重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